篮球资讯|国内篮球新闻_篮球明星资料

昨日是年后开工的第一天,为响应国家抗击疫情的号召,全国有过亿的企业职员选择了远程办公,在早班的高峰期9点左右,因为远程办公会议需求的暴增,企业微信和钉钉这两个在线办公辅助工具都因出现不同程度的短时间卡顿、掉线而登上了新闻。

除了出现常规性的窘态之外,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我们也发现了企业和员工双方对突如其来的远程办公措手不及,有企业员工爆料一些企业要求全天开放摄像头,并同时增加了早晚会制度,更有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在开工的几天前就已经在公司的微信群中发出各种各样的远程办公指南,但这些措施总归是不能解其根本性矛盾,员工认为每天徒增了没有意义的早晚会,摄像头的监控更是侵犯了自己的隐私和人格,而企业方认为自己无法管理员工,担心员工偷懒,曾今的互相信任在一层又一层的枷锁中筑起了高高的壁垒,这是谁的错呢?

在科大讯飞与BAT混战的几年里,外界持续关注科大讯飞的动态,诸如“业绩撑不起市值、技术壁垒逐渐消散”等质疑声从未离开过这家明星公司。为了预判科大讯飞的结局,有些业内人士将其与语音识别巨头Nuance作比较。

最先下手的是百度,2012年,百度成立了深度研究院,并将该技术应用在搜索业务中;阿里于2017年推出了“NASA计划”并成立了新技术研发体系——达摩院;最晚入局的腾讯动作十分迅速,公司内部有超过四个部门进行AI研发,此外,腾讯也投资了多家相关领域公司。

在激烈的市场环境中,科大讯飞没有了试错的机会,每一步选择都需要慎重。

目前,科大讯飞的智能语音技术依旧处于领先地位。不过,BAT可以通过聘请专家和研发人员,甚至购买具有成熟技术的创业公司,以此来弥补自身在技术上的不足。

更重要的是,在场景化市场,行业龙头开展C端产品业务,优势明显。因此,近几年,科大讯飞相继推出了多款“场景化属性高”+“语音技术”产品。

刚性且数亿的需求,为何有上面的百态窘境呢?想要回答这个疑问,或许还得从当下企业的运行机制说起。

面对财大气粗的BAT,技术型公司的定位无法让科大讯飞快速成长。因此,科大讯飞迅速调整战略,将技术优势转化成行业市场优势和用户优势。

当这次被迫式的远程办公需求被激发后,从一些企业采取的措施上能看出是在传统工作任务和管理要求之上,有增加了许多员工负担和要求,而不是改变之前的管理模式,现有的办公习惯一般是以天或周为单位,员工以此为基础向领导汇报自己的工作情况和进展,而在远程办公的下,依赖于时间基础要素的管理方式依然可行吗?在员工行为和动作不可控的情况下,依赖于时间要素管理恐怕只能是减弱信任机制,而非重塑信任机制。

道理很简单,通用性领域需要广阔的市场空间和更大的数据入口,而巨头的优势便是流量生态和资源整合;而在场景化市场,巨头资源和精力有限,入局可能性不大。

手握核心技术,在B端和C端双轮驱动下,科大讯飞的定位越来越清晰。BAT的出现将科大讯飞推向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在危险与机遇之间,科大讯飞已经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行业壁垒的形成也非一日之功。科大讯飞在细分领域持续打磨、成为行业佼佼者,BAT便难以撼动其地位。

微信如何建群呢,一是可以在车厢入口处贴二维码,二是在发车前做面对面建群,效率都很高。乘坐列车、大巴、飞机时,也请勿随意走动,尽量减少接触风险。

远程办公需要重塑管理、改变现有办公习惯

值得关注,科大讯飞在教育产品和服务、政府业务这两大业务板块具有先发优势,因此,科大讯飞在教育和政法业务的毛利率较高。如今,人工智能正处于窗口期,科大讯飞“平台+赛道”战略已经初见成效。

想要让这个刚需性的市场爆发,目前最紧迫的是如何重新建立一套全新的信任机制,至于工具性层面的增减是在有了前者的基础之上才能修建的高楼大厦。

目前,科大讯飞在教育、政法、医疗等重点赛道上投入大量精力,其中教育领域已经出现产业化落地的迹象。

以上下班打卡为例,从最早的签字打卡,到后来的指纹打卡,以及当下依赖于地理位置的互联网平台打卡,无论形式如何的变化,在固定的位置打卡是一切设计的底线逻辑,从未发生任何改变。而当下的在家远程办公完全推翻了这套机制,即使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打卡,而在哪里打卡完全成了员工自主的选择,企业没有丝毫的制衡措施。

根据科大讯飞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To C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76亿,同比增长45.45%,其中,To C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7.28%,毛利占比达39.79%。目前,科大讯飞围绕着办公、翻译、教育、家庭、车载系统和玩具等场景,深入了解客户刚需,不断在产品层面实现突破。

如何选择合适的落地场景,数据资源最为重要。由于在智能语音领域,马太效应十分明显,数据越丰富,识别能力越强。

当然这次最早嗅到远程办公商机的还是那些互联网大厂,1月25日,华为云旗下的WeLink宣布免费,瞬间就吸引了上千家企业,钉钉和企业微信两个领头羊则将自己远程办公系统免费开放给了平台上那些已有的企业用户。这个窗口上,字节跳动推出了“飞书”远程办公软件来抢食这个市场,同时还有许许多多的小企业都在这个春节推出了不通过类型的远程办公系统。这个商机似乎是被疫情激发的。

无论是业绩还是净利润,科大讯飞都创造了历史最佳水平。2019年,科大讯飞取得的优异成绩给资本市场一剂强心剂,也给质疑者一记耳光。

科大讯飞充分发挥自身的数据优势,在细分行业做深做透,便可以建立起BAT难题攻克的行业堡垒。

微信表示,建群事小,但作用很大。大家也别嫌麻烦,更无需难为情。

2018年,科大讯飞相继中标了蚌埠市智慧学校建设项目和青岛西海岸区新区“因材施教”人工智能+教育创新应用示范区项目。近期,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迎来了全面普及阶段,科大讯飞有望进一步渗透该领域。除此以外,科大讯飞在政法领域已经覆盖31个省份,在高院、省检等高级别机构中覆盖率超过90%。

巨头环伺,守住技术壁垒

远程办公这一步的跨越不是一朝一夕的,笔者认为,现在我们能看到的企业微信、钉钉等一些远程办公的代表性工具都不是远程办公最终的初级雏形,它们离真正的远程办公形态还很远。因此,看似热闹的市场可能会随着疫情的结束而昙花一现。

近日,科大讯飞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快报,快报表示,该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突破100亿元,是四年前(2015 年)营业收入规模的4倍,营业利润为9.5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8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7.8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5.46%。

因此,科大讯飞在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核心技术领域持续加大研发投入。2019年,科大讯飞非公开股票募资28.65亿元,投入新一代感知及认知智能研发。尤其在认知智能领域,科大讯飞研发了全新的基于深度学习的知识图谱自动构建技术。

员工在一个固定的场所为企业办公,然后企业和员工之间通过一系列的规则制度建立了双方认可的高度信任机制,这套机制基本上被所有企业管理层和员工所认可,即使当下有了像企业微信、钉钉、石墨文档登远程沟通交流、辅助办公的协作性工具出现,但他依赖的还是这套信任机制,并没有打破这套机制。

的确,这两家公司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闷声搞研发的公司,对创始人并购扩张都有着谜之热爱。最重要的是,这两家公司都面临着科技巨头的围追堵截。不同是,Nuance的霸主地位已经岌岌可危,而科大讯飞仍在顽强抵抗,且颇有成绩。

在资本雄厚的BAT发起进攻的时候,科大讯飞最先想到的是建立技术壁垒。科大讯飞在智能语音领域有着十余年的技术积累,并在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领域摘取了十二项国际第一。

原本的朋友变成了对手,科大讯飞的处境变得不好过。即便BAT的业务并不是科大讯飞的主营业务,但其业绩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发掘强项,深入细分市场

从现有资源来看,百度的大数据优势在于搜索领域,阿里的大数据优势在电商和金融领域,腾讯的大数据优势在社交领域,均以C端为主。而科大讯飞的大数据优势主要集中在语料、教育、多语种、司法等领域。

即便BAT纷纷推出了自身的语音技术,但在噪音环境下,它们的识别率并不能令人满意,而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可以做到在实际日常应用环境中,依旧保持较高的识别率。

众所周知,人工智能技术可以让机器具有感知、认知、决策和执行的能力,而现阶段的人工智能仅仅停留在“能听会说、能看会认”的层面上。

在相似的市场环境中,面对着相似的竞争形势,为什么两家相似的公司有着不一样的结果?

在这几年时间内,科大讯飞做了诸多调整,如拓展业务线、寻找核心场景等。在不断探索中,定位愈加明晰的科大讯飞正在一步步化解BAT带来的难题。

从上表可以看出,2015年以前,科大讯飞的净利润和营业收入的增速较快;自2015年BAT大举进军智能语音领域以后,虽然科大讯飞的营业收入保持增长,但净利润增速放缓,其中,2017年甚至出现负增长。

深度学习的快速发展,推动着智能语音向垂直行业拓展。与此同时,智能语音被视作万物互联的重要入口,BAT为了守住自己的壁垒,积极拓展该领域业务。

恰恰就是因为没有了这样的制衡措施,才有了上文中的那些早晚会制度、可笑的摄像头监控、还有响应时间的要求,一切都是对缺少打卡动作之后的制衡弥补。所以说,远程办公看起来因为这次疫情让其市场需求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但实际上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只能看着,却不能拥有。

别出心裁,主打场景化

科大讯飞进攻认知智能领域,短期内可以有效支持教育纸笔阅卷、医疗认知诊断、公安意图识别、法院辅助量刑等场景。长期来看,如果科大讯飞在认知智能领域有了大的突破,它在技术领域便可建立稳固的护城河。

远程办公打破了传统信任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