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资讯|国内篮球新闻_篮球明星资料

ST围海陷“公章罗生门” 公司:已刻新公章

围海控股称公章系“交接”,ST围海再发公告否认公章交接,称不存在“是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

上市公司管理层与公司控股股东的口径不一,背后折射出的是公司第一、二大股东关于ST围海控制权争夺的升级。

大股东否认曾“抢”公章,ST围海收关注函

人社部表示,这是在抗击疫情期间,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职业暴露风险高的从事预防和救治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的特殊政策,体现了对医护和相关工作人员的关爱。如果不是从事新冠肺炎预防和相关工作人员,感染新冠肺炎是不能认定为工伤的。

12月13日晚,ST围海公告称,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等重要办公资料被前董事长冯全宏之女冯婷婷带人抢走,在得知情况后ST围海立即报了警。

公告同时指出,上述取回的公司公章、财务部门章、财务专用章已声明作废。公司已于16日刻制新公章和财务专用章,自即日起使用。

新京报见习记者 彭硕 记者 李云琦

中国目前正有序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就其中劳动用工、劳动关系、工资待遇、社保缴费等问题,人社部进行了集中回答。

大股东是否真的“强拿”了公章?ST围海与大股东说法究竟孰真孰假?12月16日晚间,ST围海发布公告称,确认公司无任何组织和个人授权印章保管员进行“公章交接”,不存在“是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

7月31日,冯全宏主持召开了ST围海董事会,全票赞成了对仲成荣等人董事、监事的提名。8月16日,仲成荣再次通过董事会议接替冯全宏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关于如何认定疫情中的“工伤”,人社部称,《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中明确,在新冠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冠肺炎或因新冠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经初步清点,除由财务总监胡寿胜监管的两枚原法人代表冯全宏印章及一枚原总经理杨贤水印章未能取回外,其他重要办公资料均已取回。

12月16日中午,ST围海公告称,在公安机关帮助下,公司已取回原先被抢走的公司公章及财务专用章。同时宣布,上述公章作废。公司于12月16日刻制了新公章和财务专用章,自即日起使用。

二、鼓励干部职工及亲属带头“吃喝”,引导和带动身边群众尽快恢复消费信心。

一、党员领导干部要带头“下馆子”,以实际行动体现社会责任。每周消费不低于200元。

10月29日,ST围海公告称,上市公司已就ST围海向围海控股关联子公司两笔总价值6亿元的违规担保事件,向冯全宏、围海控股、围海贸易等发起诉讼。11月7日,ST围海再就一起违规担保事件将冯全宏、围海控股等告上法庭。

三、通过实际消费体验,更好地了解指导餐饮业落实疫情防控和复工营业要求,带头使用“公筷公勺”,推行文明餐桌,引导民众摒弃饮食陋习。四、严格廉洁规定,消费个人付费。

12月16日,ST围海再次发布公告称,已于12月14日傍晚前往当地派出所取回上述被“抢走”的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财务部门章、所有网银U盾(复核U盾)等办公资料。

ST围海财务章、公章相继被大股东派人“抢”走一事有了新进展。

但这并不意味着“公章门”就此拉下帷幕。

“企业不得在此期间解除受相关措施影响不能提供正常劳动职工的劳动合同或退回被派遣劳动者。在此期间劳动合同到期的,分别顺延至职工医疗期期满、医学观察期期满、隔离期期满或者政府采取的紧急措施结束。”人社部说。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围海控股)持有上市公司43.06%的股份,为ST围海第一大股东,实控人为ST围海前董事长冯全宏等人;上海千年工程投资管理公司持有上市公司 5.16%的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实控人为仲成荣、王永春。

仲成荣接手上市公司后,ST围海接连就违规担保问题起诉冯全宏、围海控股以及相关关联子公司。

12月16日晚间,ST围海发布公告称,确认公司无任何组织和个人授权财务总监“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公司也无任何组织和个人授权印章保管员进行“公章交接”,不存在“是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

二股东接连出击同时,冯全宏及背后的围海控股也很快开始反击。

人社部同时强调,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和用人单位不得发布拒绝招录疫情严重地区劳动者的招聘信息。各类用人单位不得以来自疫情严重地区为由拒绝招用相关人员。(完)

ST围海全名浙江省围海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各种水利工程建设,于2011年6月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7亿元,同比降5.77%;实现归母净利润8966.94万元,同比下降51.72%。

三季度营收净利双降 大股东、二股东内斗升级

11月14日,公司公告称,围海控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欲罢免上市公司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六名董事以及三名监事。同时增选冯婷婷、张人杰等人为公司新任董事、监事的提案。根据公告,上述会议将于12月24日召开。若上述议案最终通过,意味着围海控股将重新入场组阁。

就“加班”问题,人社部明确,对承担政府疫情防控保障任务需要紧急加班的企业,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和劳动安全的前提下,企业经与工会和职工协商,可适当延长工作时间应对紧急生产任务,依法不受延长工作时间的限制。

究竟是“强拿”还是“交接”?16日,深交所对ST围海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情况。对此,ST围海董秘马志伟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目前公司正在准备公告,一切以公告为准。”

同一天,ST围海收到来自深交所关注函。关注函显示,12月15日下午,ST围海控股股东围海控股召开媒体沟通会,称其实施了证章资料的交接程序,不存在“强拿”一说。这与12月14日披露的《关于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等重要办公资料失控的公告》内容不一致,ST围海被要求说明情况。

12月15日下午,围海控股召开了媒体沟通会,给出了与ST围海说的“大股东强夺公章”不一样的说法。会上,围海控股集团、ST围海实际控制人冯全宏对此强调是“交接”,而非“抢夺”。冯全宏表示,ST围海公章、财务章物品的交接,是胡寿胜根据目前处于特殊时期情况,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给围海控股,ST围海的银行发起U盾、支付密码、授权密码仍由胡寿胜自行管理。

同时,如果职工因被依法实施隔离措施或因政府依法采取的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人社部明确,企业不能解除劳动关系。